不定时掉落更新这里苦逼暗搓搓偷网的三党(* ̄▽ ̄)y

关于

求红脸!手作实在太棒手残党也想入坑了!

【all乐乎】所谓同居好【基】友的创业路

lof住在一个不大也不小的外租公寓里,与他的四个好友一起

虽然有个洋气的英文名,但他确实是公寓里工作最接地气的一个了

帮忙录入段子、刊载长长短短的文章和摄影作品是他最稳定的职务,而更多时候为了糊口养家x他往往都会接下一些推送和广告,用自己过硬的技术将它们贴在每个角落

嗯,虽然有时会哀声遍野,但收入很客观呢。他数着土豪金纸币喜滋滋地这么想着

当然工作也不是一帆风顺,这个时候就需要他的好(基)友们来大显身手了,毕竟他们是一体的不是嘛?

有时内容有所欠缺的,就由处女座出生的评论来筛选评价,作为精分晚期,评论经常不是言辞犀利地指出lof又在哪犯蠢就是化身为“哈哈党”给一些让lof心花怒放的肯...

【野良神/雪夜】恋爱病毒(青紫生贺)

卍 青紫生快!专注抱紧青紫福利大腿不撒手!


卍 有一定程度OOC.......大家......无视吧


卍 本人动画党有什么没跟进的BUG也请无视!【默跪


=======================================


高天原


又到了一次神议,众神换上自己得体的服饰来到大厅,三五成群地围作一团聊着诸如谁家神器又偷溜下界泡吧啊谁家换代的神又犯出了什么不忍直视的黑历史啊之类的话题


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时候,一层透明的薄膜悄无声息地笼罩了整片建筑


还没有参加过几次神议的新晋神明夜斗神也精心打扮了一番,...

【野良神/雪夜】安无恙

卍【高亮】雪音黑化!!雪音黑化!!【高亮】


卍我也不知道写了个什么鬼。。。相信我只是奔着肉结果半天都没有打到本垒


卍设定一个激动就忘得差不多了,哪里有发现bug的话请无视!【跪


卍捂脸很久还是对着年·轻的雪音下手了→_→身♂体太小真是让我负罪感满满啊好纠结啊怎么下(写)的(的)去(了)手(肉)啊!


卍被基友吐槽说没有肉香_(´ཀ`」 ∠)我知道我肉渣。。。来跟我喊,要优!雅!的!污!!【真不是肉渣的借口哦?


===================


黑暗的房间里,有什么人在低声喘息着


厚重的窗帘遮挡...

【方锐生贺】和方锐大大合影

方点心太萌啦哈哈哈哈~
叶修转发评论“玩的挺创新嘛方锐大·大”

点心大大请教我猥琐怎么写:


方锐大大生日快乐!!!


你在我心里永远是这样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美男纸(雾)



所有CP感都是你们的错觉!错觉!!!



————————————



和方锐大大合影



·



凡是方锐倒霉的事情,起因一般都是自己作死。



身为兴欣副队,最大的好处就是坐拥美女队长美女战法和美女老板——其中一个还是公认的联盟女神沐...

九妹巴扎嘿: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苏沐秋带领兴欣登上第十赛季的巅峰王座之时,总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


【看话题基本都是虐伞修啊→_→不能光我被虐【挖鼻】

404 NOT FOUND:

#跨劇拉了一個很大的郎注意#

葉修&坂田銀時

文案感謝 @None_诺奈 

如何交流無障礙什麼的請不要太在意


一直被人說我把葉神畫的很銀時,其實⋯⋯我也這麼覺得(望天

話說覺得這兩人有些方面挺像的就我和諾奈倆個人嗎(´・_・`)

【乔叶】鬼网之中(一发完)

卐时间线混乱,只记得叶神的年龄啊啊

卐设定为叶神一代,黄金一代及后面一些选手都已退役,联盟如今是新一代的天下

卐大概、、、、可能、、、应该、、、、、是第十六赛季?总之私设满天飞

卐OOC有!OOC有!OOC有!

 

==========================================

清晨,洗漱之后,乔一帆迎来了新的一天

拉好队服,看看表还没到食堂开饭的时候,他决定去训练室渡过这点时间

“队长好”

“队长早!”

“哟,一帆”

乔一帆微笑着和队员打过招呼,与后面跟上的罗辑并排而行”早安,罗辑你也要去训练室吗?”

“嗯,前些天发现个不错的苗子,按我...

【银时生贺】愿你的选择配得上你的苦(银时中心)

好梦留人睡:

1.男神生日快乐\^O^/


2.视角奇特私设众多


3.受机WPS作品,排版可怕


我暗恋过一个男孩。


确切的说,不应该用“过”来形容。


他大概比我大三、四岁的样子,有一头极其扎眼的银色天然卷,有一点瘦,但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但是很遗憾,我并没有看到他脱衣服时候的样子。


他不是我们这个村子土生土长的人,他是村子里松阳老师有一天忽然带回来的,那个时候我还小,没什么印象,只是稍长大一点之后才听父亲提到他。


我家算是剑道世家,传承也有多年,只是时代多变剑道式微,才渐渐沉寂下来。我父亲是这一代的家主,只可惜...

1/3

© 夜行七月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