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入小虫的怀抱不能自拔想放弃漫圈转战欧美的纠结症患者

关于

【野良神/雪夜】恋爱病毒(青紫生贺)


卍 青紫生快!专注抱紧青紫福利大腿不撒手!


卍 有一定程度OOC.......大家......无视吧


卍 本人动画党有什么没跟进的BUG也请无视!【默跪


=======================================


高天原



又到了一次神议,众神换上自己得体的服饰来到大厅,三五成群地围作一团聊着诸如谁家神器又偷溜下界泡吧啊谁家换代的神又犯出了什么不忍直视的黑历史啊之类的话题



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时候,一层透明的薄膜悄无声息地笼罩了整片建筑



还没有参加过几次神议的新晋神明夜斗神也精心打扮了一番,换了一套全新的同款运动服,整个人神采奕奕,看起来与以前————完全没有差别



“夜斗酱~——!”小福开心地飞奔扑来,无视周围神明诧异的眼神挂在夜斗脖子上,不到几秒就被大黑拽了下去“好歹是神议给我注意点形象”



小福完全没听进去“呐呐夜斗,小雪音呢”



“啊,那家伙啊”夜斗无所谓地挠挠头“应该是去照顾那棵树和花花草草太久了吧,过会儿就来了”



话音未落便听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在地板上走近,英气的女声在身后响起:“连神议都纵容神器迟到,真够散漫啊,夜斗神”



夜斗的表情顿时臭掉,转头对着祝器与狮子陪伴身穿笔挺军装的女性神明哼了一声“你不是也偷听的很顺手吗毘沙门”



两人在背景小福看好戏的笑脸下迅速掐到一起“混蛋你说什````````!”



突然几人表情一凝,同时抬头望向天穹,周围三三两两传来惊叫声



一旁的小福已被大黑护在身后,她皱眉:“神力暴动```````不,有其他力量混进来了”



此时大厅已经骚乱起来,无论是高阶位的神还是低位神甚至神器都有人收到影响,他们紧紧捂着脖子,有不知名的变化在产生着



三位神明对视一眼,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仔细观察着那些明显有异的人判断这一次的事件会如何发展。威娜抿着唇,余光瞥到健壮的身影



“那是大国主!他看起来似乎没有受到影响``````诶?”在场的几人眼里都很好,随着大国主行走的动作他后颈上的东西逐渐落入几人的视线,兆麻推了推眼镜,语气有些迟疑:“黑色的王冠?大国主身上原来有那个吗”



答案自然不用说,这是另有其他放下手的神明后颈上也出现的黑王冠说明了这一点。相熟的几人眼神飘忽,齐齐落在某人身上



夜斗炸毛:“看清楚我这是金色的!才通过高天原审核没几天的!”



几人又装作没事地把视线转回去,就看见大国主速度越来越快,最后飞奔去了惠比寿那边



“以大国主的暴脾气,该不会去找惠比寿教训他吧”威娜有些担心,“也不知道在那个疑似某人标志的作祟下会做出什么事来”



夜斗:“噫!这锅我不背!”



“等等,”小福出生阻止了威娜走向惠比寿那边的步伐



“小毘沙```````````你也有哦”



众人一惊,齐刷刷盯着武神因为高高竖起的长发而露出的脖颈,那里一个漆黑的王冠赫然在目。



“威娜!”兆麻快步上前,“有没有哪里不适?有收到什么影响吗?”



“我````````”毘沙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表情突地一变,下一秒顺着某个方向冲了出去



“威娜!”/“大黑!”两声同时响起,夜斗转头,只见兆麻和大黑愣愣地盯着空气,皮肤上黑色王冠悄然映现



——————被这展开吓到了吗?说好是甜文就是甜文!—————



往日肃穆的神议厅如今热闹非凡,受到影响的人们互相追逐,而没有受到影响的人———例如夜斗和小福,此时正蹲在墙角默默吃瓜【划掉】围观



毘沙门拿出了战斗时的速度追着天神,眼睛紧紧盯着身前狼狈的身影



“天神大人!你身穿西装的样子久久印在我的心头,成熟又充满着男人味!你是高天原最帅的大叔!愿不愿意与我结为神姻!永生永世在一起!!”她喊着



然而天神却恍若无闻,他绕过几根柱子借助其他追赶的人暂时甩开毘沙门跑带一个壮硕的人旁,风骚地理顺头发口衔一朵玫瑰花:“大国主,你健壮的肌肉简直是男人中的代表,请务必收下老夫的花,同时收下这如花般华丽的爱``````”



他还未说完就被大国主毫不理会的撞飞,即使在半空也依然不忘感叹对方身躯所寄有的力量(简称发花痴)



撇开后面又开始追逐战的毘沙门和天神不提,大国主眼冒爱心地扑到严弥面前无比直接的来了个壁咚,摆出自认为帅气的姿势,嗓门震得人耳疼:“我爱你那禁欲又冷淡的气质!严弥!成为吾的神器然后与吾结婚吧!”清醒的一员——严弥嘴角微抽:“你冷静点,大国主大人”



夜斗与小福看着这一切不由得深深捂脸,一次正经又普通的神议究竟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回溯一下现场,在兆麻他们都出现那个奇怪的标记后,毘沙门便追着与大国主站一道儿的天神跑了出来,口中不停地大声示爱



突然之间看到如此画风惊悚的场面,夜斗的表情不受控制地飘移了一下,紧接着反应过来的他作为对方多年看不顺眼的前·死敌毫不客气地拍墙狂笑,任凭天神和毘沙门一前一后风一般的过去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神与神器之间的感应告诉他自家迟到的熊孩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现在准时来到。



如果让他踏进这个不对劲的地方的话````````````夜斗暗叫糟糕,招呼小福一声便消去了踪影



当然`````````要是能那么简单的阻止就没有现在的局面了。夜斗满脸黑线一下一下地撞着墙



在他拎着已经愣住的雪音回来的时候,兆麻正死死抱着囷巴不撒手满脸陶醉的抚毛,居然也没受影响的囷巴挣脱不开硬生生在维持着兽型的情况下挤出了一个惊恐的表情



跟随天神一起来的梅雨对眼前一直试图抚摸大国主胸肌的天神视而不见,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双手捂心明媚又悲伤地呼唤着真喻的名字[留在神社的真喻一个接一个地打喷嚏]



而本该乐津津看戏的小福```````````



正准备查看雪音情况的夜斗一抬头就看到大黑挂着梦幻般的表情向太阳女神卑弥呼张开怀抱跑了过去,留下一路情缠意浓的话语



一股冷意窜上脊骨,夜斗机械性地转过头,一脸空白——



粉发的女性神明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盯着奔卑弥呼而去的大黑,范围内属于贫乏神的阴暗气场强烈地几乎肉眼可见,周围神明的钱包纷纷掉下[夜斗:$▽$]



小福的脸色黑的跟自家神器一样,她缓缓开口:“``````````削她后颈肉”



诶?是不是混进了其它剧组的东西?



摆脱大国主的严弥走过来静静看着他撞墙,背景毘沙门再次追着天神过去,雪音被绑在柱子上极力想要挣脱。小福则继续蹲着————怀中抱着无数钱包



严弥开口,说出了他此时的心声:“女神真可怕”



夜斗一脸血——撞出来的——地点点头,想到前不久还处于黑化状态的小福仍心有余悸



这时他感到袖子被人轻扯几下,严弥有些惊讶的声音响起“少爷?”



他低头,一张稚嫩却冷静的小脸正望着他“惠比寿?”



“夜斗,”惠比寿提着一只与他身材不符的手提箱,声音沉稳:“我希望你能接受这个,”他示意严弥把箱子打开



“你没有受到影响?这里面``````是```”夜斗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目光黏在满满一箱的现金上根本移不开,他咽了咽口水



这时惠比寿补完了前一句话:“作为我的聘礼”



一旁雪音扭动得更起劲了



好吧他就不该指望这里能有正常人



夜斗莫名有种在这个全是蛇精病的地方自己要是没绷住吐槽的话会输掉的感觉,作为意志坚定和自家神器约好为道努力不为财动的优秀神明,夜斗觉得自己应该义正言辞一点,表个态,以示自己的节气



“我````````````”



“如果我们在一起了,以后我的所有财产都由你保管”



这还真没法儿拒绝啊!



夜斗的眼神都变了,仔细想想自己似乎也不吃什么亏,而、而且有了启动资金的话自己成为神的顶端的目标岂不是````````他努力压平自己上扬的嘴角和即将出口的痴笑,企图让表情正经一些: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绳子绷断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一个较矮的身影光速出现在眼前扑倒了他,头磕得生疼



夜斗呲牙咧嘴的半坐起,身上挣断绳索的雪音一腿挤在他腿间半跪着,双手按着他的肩膀,视线乱飘脸颊涨得通红。又来,夜斗有些头疼的想着。



“夜斗!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



夜幕渐临,夜斗无比心累地夹着不停往他身上扑的雪音走进玄关,将黑夜关在门外



小福和大黑去别处解决“家事”了,今晚这里的使用权归他



灯也不关,夜斗直接半拽着雪音上楼,还没坐下就被扑了个满怀,望着对方的星星眼,他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事什么时候才算完”



在这场混乱的神议最后,由几位没有受到影响的高位神联手,用武力镇压了在场一心沉浸在“恋爱”中的神明神器。



所幸因为那个奇怪力量的缘故所有人战力都下降了许多,如毘沙门这种强力武神才没有将本文路线改成战斗向



陷入爱情的各位经过各家调节都有了自己暂时的解决方案,虽然并没法解除对他们的控制,好歹也算和平终止了此次神议,顺利地将人领回,当然领回的是自己家还是对方家这就看双方协商了[前来领人的真喻不幸体会到了与夜斗同等量的惊吓]



镜头转回,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身心俱累的夜斗觉得还是洗洗睡吧,说不定明天一觉起来这家伙就自己好了呢?



他收回糊在雪音脸上保持距离的手,打算把人拎到浴室随便洗漱一下,没想到雪音赌气坐在榻榻米上就是不愿意起来



“我说你啊,就算特殊情况也别唔``````”夜斗睁大眼,半弯的身体僵住,嘴唇上柔软的触感传来淡淡的温度



始作俑者似乎没感觉到他的震惊,抓着他的衣襟,还觉得不够,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一道电流似乎在他脑袋里炸开,保持大魔法师之身多年的夜斗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他愣愣地不知该如何反应,没发现对面的人已经由舔改为向他的口中试探



陌生的舌生涩而好奇的在他的口腔里探索,几次不经意划过他敏感的上颚让他不由得一抖,灵魂似乎也跟着震了震



他连忙回过神,没注意控制力道将对方推倒在地,手背狠狠擦了几下湿润的嘴唇,脸红的滴血



“雪、雪音!喂!不准装死!!”他抓狂的抓起对方的衣领使劲摇晃,被晃的对象仍然一脸状况外的情窦初开的青涩样子,眼睛盯着他,不自觉地将嘴边残留的唾液舔掉:“好甜”



“啊啊啊啊!!”夜斗更崩溃了,他觉得耳朵都要随雪音的动作烧起来“不要一脸无辜的做这么色气的动作啊混蛋!!”



当然,对方是绝对不可能在意他的话的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两人终于安定下来



夜斗无奈的默认雪音死死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的做法,躺到一个被窝里



被抱在怀里的感觉非常怪异,夜斗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周身不属于床铺带来的温暖让他有些奇妙的感触



环在腰间的手因他的动作仿佛不放心的再次收紧,夜斗对着今天大变样的神器没辙了,他安抚的拍拍对方毛茸茸的脑袋,正想说点什么,借着月光看到了对方白日被围巾遮挡的脖颈



那里光洁一片



他愣了下神,随即轻不可闻的笑了一声,低头与对方的触到一起



黑暗的房间里,一道低沉却温柔的声音响起



“还不清楚吗,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责怪你的啊”



清明的山楂红眸子睁开,静静看着眼前放大的脸



那双眼睛似是因为今日的劳累与倦意合上,然而嘴角却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雪音无声的勾了勾唇角,从鼻子轻哼出气,胸腔的震动传到紧紧相贴的心脏处



他再次吻了上去



这次,不是单方面的了



——————END——————



呀~来点感想好了


#生贺比肉长#

#墙的存在感UP↑UP↑#

#论演技的长成#


捂脸】


评论(12)
热度(72)

© 夜行七月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