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入小虫的怀抱不能自拔想放弃漫圈转战欧美的纠结症患者

关于

【灵荼】桃止 [原著向]

一个废话多到不行的前言

♦ 本人是7年前入的盗笔坑,这几年渐渐已经忘了大部分剧情,这次是因为勇者大冒险重新燃起了热情,没精力再去翻原著所以私设如山,剧情跳跃较大

♦ 盗笔剧情进行到青铜门,后面剧情完全与原著不同,在意的。。呃我也没办法╮(╯▽╰)╭

♦ 致敬三叔,向官方学习玩失忆梗玩到飞起(其实只是为了安抚本人的考据强迫症)

♦ 因为两人都是话少武力爆表的失踪狂魔,会加入原著主角吴邪的视角

♦ 利益相关  开篇时间线为神荼遇到安岩之前、CP灵荼 邪岩有、肉渣大概会有一点.....大概啊

如果你接受了以上设定,那么,就开始吧


1.

如果不是自己就是不科学的其中一员的话,神荼一定会相信,自己可能命犯太岁

但其实不科学也不足以说明他眼前的这个情况

是什么力量,可以把人从一个幽暗诡异的墓穴,转移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呢?

更何况......神荼转动视角打量了一下,看着明显是十几年前天朝风格的建筑和衣饰。似乎不只是空间,连时间也变了

自己风尘仆仆的样子确实引人注目了点。注意到周围人隐秘的视线,神荼淡定自若的逛了一圈,带着小尾巴进了巷子之后顺利的通过黑吃黑得到了第一桶金。

看来这个地方风气不是很好。神荼这么想着,看了看面前晕倒的小混混模样的人,倒是很惊异手中一沓红色的毛爷爷,货币如此高度相似,有可能只是转换了时间?

这个想法在使用秘法探知了小混混的记忆后被打消

没有什么风靡全球的探险情怀,没有什么凌驾国家的庞大协会,也没有大量流传于都市的古怪传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没有任何隐藏力量的安稳世界

——不,也许还有别的什么

走出小巷的神荼被阳光照的眯了眯眼睛,想起刚才搜寻到的记忆,里面的几个名词,土夫子....倒斗..摸金...明器

盗墓者...么?

看来并不只是普通的地痞流氓,而是看出了自己身上来自墓穴的痕迹

看来,这个世界要好好探查一下了。

=====================================

我叫吴邪,作为一个小古董店的老板,祖上有个土夫子出家的爷爷是个特自豪也特郁闷的事情,自豪的吧,就是有这层关系在能比道上其他人都多知道那么一点点,而郁闷的就是,到现在也没有亲自倒过一次实斗

现在,机会来了,那个不知哪来的大金牙带来的帛书,注定将带我踏上一条神秘而惊险的道路,我跃跃欲试,冲着一股初生不怕牛犊的气势跟着三叔开始了这段旅程

旅程虽然想象的很好,但一开始就让我们、或者说让我,遇到了精神上的坎坷

想也知道,光凭我和三叔是拿不下这么大的斗的,除了三叔叫来几个他的伙计之外,那个先我一步拿走龙脊背的小哥也加入了我们,一路上几番搭话都不理会,闷的只会看天,于是小爷我暗搓搓在背后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闷油瓶。

而在旅程开始的半途,三叔停了下来

“三叔,怎么了?”

“等个人。”

我也不说话了,坐在物资上数蚂蚁。过了没多久,三叔沉声说道:“来了”

我抬头望去,来人一点脚步声都听不到,想必是个练家子,一双皮靴,双手分别缠着绷带和露指手套,黑发下是精致不失英气的冷漠面容和一双蓝色的丹凤眼......

不会是个混血吧?不过说实话挺好看的,跟闷、小哥也不相上下。心虚的看了一眼不看天改直勾勾盯着神荼不知在想什么的闷油瓶,我突然回过味来

........等等,这人好像什么也没拿?!

“哎三叔,”我扭过头和三叔咬耳朵:“你确定这人靠谱么,倒斗两手空空的比我还不如啊”

“臭小子你小点声。具体我也说不清,总之这人不简单,是个厉害角色。”三叔也微偏过头轻声说道

我点点头表示懂了,看着三叔瞬间展开笑脸迎上去

“神荼,来了啊”

“嗯。”

神荼?谁家当妈的给孩子起门神的名字

而在接下来漫长的车程中,我改变了这个想法,门神?闷神还差不多,跟闷油瓶简直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一个看天一个看地,连屁都不放一个,静默的让想要多次搭话活跃气氛的我败退三舍。

就这样在众人沉默我内心伤到吐血的氛围中,我们到达了瓜子庙。

=====================================

众人都在围绕着将要去的目的地跟那个担当向导的老头问问题,神荼默默的站在一边,开了慧眼扫过四周,心中思绪不断

自那天发现自己来到陌生的异世界之后,他发现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不知是因为这个世界只有鬼怪魂魄没有灵气还是没有正统传承的缘故,他自身的灵力和道法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制了大半,很多高深的法术由于限制不能使用,还好已经认主的惊蛰和密宇符咒等自身的东西没有受到太大限制,只是消耗比以往多了不少

能如此精确控制平衡的东西,神荼想到了曾经师父不经意提到的一个词语

——世界的...意志

这么想着,神荼的注意被地形走势拉了回来,皱了皱眉头

此处山峰连绵,外部大开大合却在深处堆叠,水为阴,向聚集处源源不断的阴气,若是有精通此道的风水师利用山地走向的话留出一丝生机则可成为优质的阴宅建造之地,但从慧眼反馈的景象来看,这里积攒大量死气,沾染久了别说是风水宝地,很有可能变成凶穴殃及几代子孙。

如果是被百年来源源不断的盗墓者不小心破坏的还好,如果是被有心人利用这么做,很可能有一个只进不出的凶险之地在等着他们.........

关闭慧眼,仅仅是一段时间的消耗就让原本充盈的灵力削弱了不少,这种感觉很不习惯。庆幸经过试验这个世界灵气虽然稀少,但不是没有,月光可以补充自身的灵气,虽然少,但对于上限降低的自己来说足够了

“.......这死狗,怎么这么臭!”*嫌弃的声音吸引了目光,走过去蹲下,较常人灵敏许多的五感迅速捕捉到了那股味道

这是——尸臭!

被叫做三叔的男人说出猜测后大家齐齐色变,接着那个有种老兵气质的汉子使了个眼色

那个老头有问题?有可能是做杀人越货的勾当,那这船工应该和他是一伙的,从他们自身羸弱只能依靠外物来推算,所谓的那个洞看来就是他们最大的依仗

坐到船上,听着吴三省他们扯皮试探,神荼不由得想到了另一个人,一个介绍他暂时加入吴三省队伍的神秘男子

在自己在灰色地带打探消息的时候,一脸笃定的找上了他,并指引他寻找杭州的一个土夫子,然后又毫无踪迹的消失

而他在适当的施展了自己的“本领”后,则顺利的成为了这些盗墓者中的一员

“嘘,听!有人说话!”*那个感觉危险的男人说话了,声音沉静带着些不常说话的低哑

神荼没有管突然出现的奇怪声音,他迅速回头看向老头和船夫的方向,只是晚了一步,那两人已经不见了

突发的情况让众人都混乱起来,争论的结果是暂且退出洞穴却拿不定主意,神荼则注意到,明显是队伍主心骨的三叔却隐隐很在意那个沉默青年的意见

盯了一圈洞顶没有收获,想必是提前就已经藏匿起来了,在身后有货船无法走回头路的情况下只能被动的等着那两人出现。神荼望向从刚才就一直看着水面的青年,第一次明显的看清他摆在身侧的双手

发丘指?这人说不定...

神荼放弃了主动出手的想法,他松开想要召出惊蛰的右手,退后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决定在此次盗墓中观察这个男人,他觉得,这个人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突破口

那个奇怪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感觉到自己有一瞬间的恍惚,神荼迅速拿出金针封住穴位,封闭了听觉。

来不及给其他人一个一个扎针,扫一眼已经安静下来的众人,神荼和张起灵对视一眼,一脚一个把所有人踹到水中。

水底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张起灵提着矿灯就跳了下去,而神荼慢慢扭头,和啃食着半具尸体的一只巨大黑虫对上了‘视线’

神荼本以为这只虫子会首先冲着他来,没料到水里的几个家伙动静太大,将虫子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然后被干脆利落的解决掉。

看着脑袋被戳了眼破了相依然没个正形的几人,神荼深深的感到了一种无力感。其他的人还好,就是那个叫做吴邪的年轻人,身上没有一点被世界深藏的黑灰色熏染过的痕迹,一点也不像个盗墓的土夫子

没记错的话是吴三省的侄子吧,他舍得把亲侄子带入这样一条不归路?

正思索着,神荼有一种被强烈注视着的感觉,顺着望过去,是那个戴着蓝色兜帽的人。又来了,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用这种眼神盯着他。神荼平静的对视回去,两人盯了一会后又默契的同时移开视线

搞不懂。


.TBC.

===========

注:*前为盗笔原著内容

是的没错,我又爬墙了_(:з」∠)_还是冷cp

评论(8)
热度(51)

© 夜行七月半 | Powered by LOFTER